2017-03-29

學位文憑,必要嗎?



五年前,當先生決定讓孩子在家自學時,我對自學的好處,還沒有太清楚的認識和了解,甚至有些擔心:沒有學位文憑,可以嗎?

「想要找到好工作,非有學位文憑不可。」這個根深蒂固的觀念,當初連我都深陷其中。
我從小就是那種很適應台灣教育體制的孩子,能夠自動自發讀書,對成績有榮譽感,求學過程一路順暢。雖然國小和國中是在雲林的鄉下就讀,高中卻能一舉考上北一女,成了我國中母校第一位考上北一女的學生。高中畢業後,順利考上國立交通大學的電腦工程學系,後來又到美國留學,拿到電腦碩士。
求學過程這樣順遂,又擁有學位文憑的我,卻自認為是傳統教育體制下的受害者。
台灣的教育體制,只是在培養並鼓勵會考試的學生。我從國小、國中、高中,一路追求分數,以為人生在世,分數最重要,考上好學校最重要,所以我放下其他一切,專心變成一個會考試的機器。等我終於考上好大學之後,目標已經達成,我突然發現接下來的人生,沒有了奮鬥的目標,人生不再有意義。這是傳統教育體制對我的第一個傷害。
連帶的第二個傷害是,我從小只顧讀書,沒有心思去培養任何才藝或興趣,鋼琴學沒多久就放棄,合唱團也參加沒多久就放棄,連畢業旅行都沒參加過,只為了多些時間讀書,真是無可救藥。長大後,學位是拿到了,但我也成了一個乏善可陳、無聊至極的人,生活中沒有任何興趣可言。說難聽一點,沒有什麼文化的素養,也沒有創意的頭腦,有的只是一腦子呆板的知識和想法。
第三個傷害是──妨礙我朝天分去發展。我從小熱愛國文、英文和數學,這幾科的成績都不錯。但是在那個年代,數學好的人,是不會選讀文組的,因為社會灌輸給父母的觀念是:「數學成績好,應該學醫或理工,不要學文,將來才會有出息。」體制和父母都不鼓勵孩子發掘自己獨特的天分,然後朝天分和興趣發展,而是以將來能不能找到好工作為準則。所以我當時腦中雖然曾經閃過讀英文系的念頭,卻不敢違背社會和父母的期待,去選讀文組。
我考上大學後,才發現大事不妙──我一點都不喜歡電腦,可是木已成舟,無法回頭了。我硬著頭皮讀完四年,畢業後工作兩年,表現平凡,十分挫折。當時以為再度深造會對我有幫助,但是出國讀完兩年研究所再進入電腦行業時,仍然對電腦毫無興趣。經過痛苦的掙扎,我後來斷然離開電腦行業。雖然父母很失望,但我實在無法再強迫自己做完全不喜歡、也不擅長的行業。
我感謝上帝為我開了一條道路,讓我後來走上翻譯的行業。我在翻譯的工作中,得到無比的肯定和樂趣,人生第一次發現,原來人可以樂在工作,可以享受工作,原來工作不見得要很痛苦。
我頓悟到,追求學歷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人若是有實力,沒有大學文憑還是可以成就大事業,自古至今,這都是不變的真理。有句話說得一針見血:「學歷只有在找第一份工作、第一次面談時才有用!」講得真是太對了!只有在完全沒有實力、沒有工作經驗的情況下,你才需要拿出文憑來做一些表面的證明。等到找第二份工作時,最重要的工作證明,將是你前一份工作的表現,而不是文憑了。
我的美國先生,當年在美國高中畢業後,就直接出社會,在電腦界就業。因為他從八歲就開始自己在家玩電腦、寫程式,早已是個電腦高手,不必靠文憑來加持,就有公司願意高薪聘用他。
而我的翻譯能力,也是透過自學和幾位前輩的指點而來,並未直接從學校得到幫助。我當年改行做翻譯工作,那張電腦碩士文憑根本幫不上忙。我後來長期為出版社和電視台翻譯書籍和節目,他們看上的是我的翻譯實力,而不是一紙文憑。
經過廿年的翻譯筆耕,不斷精益求精,我又發掘出自己喜愛寫作,這些年間陸續寫了三本經驗分享的書出版。求學時代,我喜愛國文與英文,卻礙於社會與父母的期待,以及自己被洗腦的觀念,不敢選讀文組。如今人生走了一圈,還是回到上帝賦予我的天分上--文字工作。
我從前對在家自學的疑惑,終於豁然開朗。父母若能看清學位文憑的迷思,鼓起勇氣離開傳統教育體制,讓孩子在家自學,會更容易幫助孩子照自己的天分和興趣發展,紮紮實實的下工夫。這樣的孩子將來出社會,勢必會成為佼佼者,因為他們得以花最多的時間和心力,在自己最擅長的才華上。想想看,古今有多少功名成就的人,真的是拜學校的教育所賜?
學位、文憑、學歷,完全不必要。真正必要的是──你的實力。
那麼,培養實力的最佳場所在哪裡?我只知道,不在傳統教育體制裡。

3 則留言:

  1. 我以前就是在體制的犧牲者,因為壓力太大,無法適應,只好自動在國中到放牛班就讀,在放牛班常請假,某天老師說,妳在家自學就好,來學校浪費時間,之後讀了高職,但喜歡英文的我,請教老師,老師說我是最認真但是最笨學生,在臺灣我好像什麼都不會,之後我自己買了一套英文託福參考書拼了一個月,考上美國大學,沒補習過,到了美國,居然教授說我是天才,,我在美國讀書好快樂,好有成就感,後來因為家裡一些事,我修學回國,沒多久和先生結婚,我去應徵工作時,我是大學肄業,但老闆就錄用我當英文老師,之後在家幫一位美國教授翻譯四年工作,我雖然沒任何顯赫學歷,說真的只有高職,但我在婚後自學了許多以前從沒想過的才能。雖然我還是很想有一天繼續進修,並不是因為文憑,而是喜歡學習,所以綜觀自己求學階段是千瘡百孔,轉學頻繁,但是逃脫體制束縛後,才發現自己熱愛閱讀,熱愛寫作,熱愛手作藝術等等學習。

    因此,,,我最近真的一直在思考孩子,,他們今年要小一了!我自己也怕萬一沒能力帶領他們走對的路,但惠珺總是在文章中讓我看到希望跟勇氣。

    回覆刪除
  2. Couldn't agree more, I'm blessed that I actually like my study and career, but have come across many friends and coworkers who major in something only because their parents forced them too. They study and work in misery or give up completely sooner and later.

    回覆刪除
  3. 文憑和體制内的學校確實不是唯一選擇。我目前在美國從事音樂教育工作,有上學的孩子和在家教育的孩子都認識不少!必須要說,當然許多自學的孩子各方面發展都非常好,潛力無窮。但不是每個家庭都適合在家教育這條路。

    另外,許多明星高中大學出來的孩子也是照樣會唸書又會玩,又有創意。我知道,因為我也是北一女畢業的!我當時身邊一堆一樣會彈琴拉琴,會跳舞,會辦活動,照樣考上前幾志願的人。和她們比我書唸得普通,但從沒放棄我的興趣!除了讀書別的都沒學到,真不能只怪罪體制的 -- 家庭背景,以及自己如何思考如何選擇,影響很大。如何改變不少台灣家長們僵化的思考模式,可能比一昩批評體制有建設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