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2

經歷文化衝擊



隔壁鄰居是原住民,今年過年期間,我們見識到原住民愛唱歌的天性。過年過節,在異鄉打拼的遊子好不容易返鄉團圓,一定得把握機會拼一下卡拉OK。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日子,他們又有一群親戚來訪。(後來發現是元宵節)

只見他們在院子架起卡拉OK器材,然後一唱起來就欲罷不能,非從中午唱到深夜不可。喇叭大聲放送,即使我們門窗緊閉躲在家中,仍然聽得頭昏腦脹。
在似乎該哭的處境中,偏偏有時會聽見熟悉又喜愛的國語老歌,從原住民天生的好歌喉飆高唱出,叫人激賞。我先生也是哭笑不得,一方面覺得很吵,一方面也讚嘆他們的歌喉。
但是剛開始「好聽」的噪音,卻在酒的助興下漸漸走音,而且連唱四五個小時之後,仍沒有停歇的跡象。
來到台東兩個月多,我開始經歷文化衝擊,最驚嚇我的一次,發生在過年前。
那是在回雲林過年前一天,我們農地附近有戶原住民人家,邀請我們共進午餐。主人剛完成開闢菜園的工程,要在過年前宴請工作人員犒賞他們,順便發紅包。
為了多認識鄰居,我們欣然赴宴。主人在戶外的水泥空地上,擺了四張鋪了紅色塑膠布的圓桌。我們提前到達,就站在那裡觀看,只見掌廚的婦人用大鍋燒水煮肉,然後撈上來直接放在桌上。有幾個人一起幫忙,直接用手把肉按部位分類,放進鋁盆中。我本來以為這些水煮肉會再炒過或處理,沒想到就是直接要吃的料理!
看見用一個個鋁盆裝的水煮豬肉,我突然沒了胃口。他們準備的沾醬有兩種,一種是搗碎的豬血,水水的,另一種是鹽巴裡放些小辣椒。看了這個,我的胃更加緊縮,而且開始害怕起來,我怕我如果沒吃,會得罪主人。大女兒嚐了幾口肉,二女兒不肯動肉,味覺敏感的我嚐了一口,感覺腥味很重。我夾了一塊給老四,他不肯吃。還好桌上有一盤炒大白菜,我和四個孩子,從頭到尾就吃那盤菜,配白糯米飯。
坐我旁邊的婦人,竟是個客家人。她向我娓娓道來她的人生,真是一個歷盡滄桑和苦難的女人。我聽到後來,竟失控的大哭起來,還得讓她安慰我別哭,她說她吃這些苦對她有益,幫助她成長。我不得不贊同她的話,真的,上帝透過苦難叫人成長。成長是痛苦的,但益處極大。
寫到這裡,我想到前幾天翻譯講道時,翻到一節經文,就去把接下來那整段讀了一遍。沒想到讀了之後,覺得就像在寫我自己的遭遇,忍不住哭了。
人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他當由人打他的臉頰,要滿受凌辱。因為主必不永遠丟棄人。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祂諸般的慈愛發憐憫。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呢?禍福不都出於至高者的口嗎?……我們當深深考察自己的行為,再歸向耶和華。我們當誠心向天上的上帝舉手禱告……我的眼多多流淚,總不止息,直等耶和華垂顧,從天觀看……無故與我為仇的追逼我,像追雀鳥一樣……我說:我命斷絕了!耶和華啊,我從深牢中求告祢的名。祢曾聽見我的聲音;我求祢解救,祢不要掩耳不聽。我求告祢的日子,祢臨近我,說:不要懼怕!主啊,祢申明了我的冤;祢救贖了我的命。耶和華啊,見了我受的委屈;求為我伸冤(耶利米哀歌三章27-66節)
我之前一直認為我們走的路,就像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路。若真是這樣,那麼我們搬來上帝要我們來的這個地方,不也像以色列人當年進了迦南地之後,必須住在一個異文化中嗎?看來,我們應該有所準備才是。
求主一步步帶領我們在這塊地上的腳步。

3 則留言:

  1. 淡淡的幸福2016/2/22 下午8:47

    我讀專科時..班上有1/3原住民同學..同寢室也有兩位原住民..
    我和原住民同學一起相處了五年..說真的..習慣上真的差很多..
    即使相處五年..我必須說..我還是無法適應...也無法接受....

    他們除了愛唱歌..而且很樂天..樂天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但我後來跟一個同寢的室友熟到變好朋友..
    這個朋友小考小睡..大考大睡...看書一定要聽音樂..
    偏偏我是那種看書不能有音樂干擾的人..
    即便是好朋友..但觀念和想法還是有太大的出入..
    畢業後聯絡幾年...後來也斷了音訊..

    看到妳描述歡唱五個小時和吃的部分..我也都無法接受耶..
    以前的我無法接受..現在也是..難道一定得...入境隨俗?
    天啊..這真是極大的考驗...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樣做,寶寶超好帶2016/2/22 下午9:06

      從中午兩點多唱到剛剛終於停了,至少六小時!上次也是一樣。想到每年有好幾個團圓的節日,恐怕都會這樣,就有點頭痛。還好只是暫時在這裡租屋,雖然得住上三年,畢竟不用永遠住下來。

      入境隨俗?我覺得不見得吧,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文化,不能強求。但我們還是會關心自己的鄰居,對他們友善。其實下午剛開始時,還覺得挺有趣的。

      食物的部分…….我上次確實被嚇到了。我想,下次再被邀請,我不會去吃了。:-)

      刪除
  2. 過年時回台東一趟,沿著海線都可以看見原住民的家門口擺著桌椅,也有搭起棚子辦娶親的(還有卡啦OK,哈哈)。我公公說大部分原住民都在外地,只有過年可以回鄉,所以娶親也是趁過年一起辦。對他們來說這真的是難得一次的聚集吧!(不過我也很怕去人家家被強迫吃不習慣的食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