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6

「兒少新法」刁難收養


台灣的生育率太低,引起政府恐慌。一個文化再怎麼成功,若沒有生生不息的後代來延續下去,很快就會滅絕,從地球上消失。
政府絞盡腦汁,想盡辦法要利用生育津貼來吸引已婚夫妻多多生育,卻忽略了一件事──因墮胎而亡的胎兒,人數已多過出生的嬰兒。如果那些被墮掉的孩子都能夠順利生下來,生育率可以提高至少一倍!
在墮胎的原因當中,以未婚生子和經濟能力不佳名列前茅。如果政府能夠鼓勵孕婦打消墮胎的念頭,不但可以救一條生命,還可以提高生育率。
鼓勵孕婦打消墮胎的念頭,需要有個配套措施──就是鼓勵收養,鼓勵想要孩子的不孕夫妻收養。
很多想要孩子的不孕夫妻,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和想要養育孩子的心願,他們很適合收養孩子,給沒有家庭的孩子一個擁有家庭的機會。政府若沒有智慧制定政策來幫助、鼓勵這些不孕夫妻收養,至少不該無知的制定過於嚴苛的收養法規來刁難收養人。
2012年修改的「兒童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對收養有極大的負面衝擊,令人震驚和感嘆。修法者不知民間疾苦,制定出不通人情的法令,硬是把原本暢通的收養管道,變得更為艱難坎坷。
這項新法令帶來的兩大衝擊是:第一、禁止私下收養的機會,這不但讓想要低調收養的夫婦,減低收養的意願,也讓有機會私下收養的夫婦,喪失簡便的收養機會。私下收養確實有一些弊端,但是總有解決的辦法,不能就這樣直接取消這個做法。
假如有一對夫婦有機會去幫助一個沒有父母照顧的孩子,日久生情,願意收養這個孩子,視如己出,這在新法的規定下,是不允許的。像現在社會上很需要更多的家庭成為寄養家庭,但如果有寄養家庭在照顧孩子之後,願意收養在家中寄養的孩子呢?這應該是不允許的,因為新法規定,孩子若需要被收養,必須由收養機構來媒合和決定誰適合收養他。
第二,新法在落實時,竟提出一個匪夷所思的概念──使用者付費!新法要求透過機構收養的夫婦從一開始申請收養,就要付費。以前透過機構收養,都是先一步步完成說明會、送件申請、面談、家庭訪視、上課,然後在通過審查接孩子回家試養時,才一次收取全部費用。
但新法規定,在長達一年多的收養過程中,必須分階段付費。也就是說,光是一開始提出申請,就要付幾萬元;再來去上課,又要付幾萬元。然後面談、家訪、送審查會審查,又要付幾萬元。等通過資格審定之後,如果成功帶孩子回家試養,再付幾萬元。
萬一申請收養的夫婦,沒有通過審查,收養計劃功敗垂成,結果不但心裡難過,還要損失許多金錢。但政府機關認為這是「使用者付費」!
有錢人很少會想要收養,因為他們有錢,可以不斷做試管嬰兒,甚至找代理孕母。會收養的夫婦,大多是中產階級,經濟穩定但不是那麼寬裕,即便如此,他們仍因為愛小孩,而願意去收養別人的孩子,視如己出。每次幾萬元的支出,對這樣的夫婦來說,是不小的負擔。而整個收養過程的費用高達十幾萬元,更是很大的負擔。政府無法補助就罷了,還厚顏喊出使用者付費,整件事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刁難」。
收養規定還有第三個刁難──規定收養人要上足十八個小時的課程。這十八個小時的課程,包括認識收養、收養法規,了解身世告知,學習親職教育等等。如果有一對夫婦,他們已經有豐富的孩童教養經驗,他們還是需要坐在下面聽單身的年輕社工侃侃而談親子教養。如果有一對夫婦,已經有收養的經驗,他們還是需要坐在下面聽沒有收養經驗的社工,侃侃而談身世告知怎麼做,收養會面臨什麼挑戰。
政府規定的這十八個小時的課,收養機構不敢隨便減免。所以,對於二度收養的夫婦,或是已經有孩子的夫婦,必須設法找到人照顧自己的孩子,才有辦法抽身去上這十八個小時的課。天知道,這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不是每對夫婦都有長輩或朋友可以配合上課時間來幫忙照顧孩子,有時是週末一整天的課,從出門到回家,可能八個小時不在;有時晚上上兩三個小時的課,回家時已過了孩子上床的時間,要找誰來幫忙?(還好有些收養機構會預備幼兒場地,還會請志工來幫忙看孩子,真是令人感動的貼心表現。)
收養人的資格和條件審核,當然很重要,但是政策不能完全沒有彈性,不通情理。我期待看見有勇氣、有智慧的收養機構,願意在做法上開放一些彈性,來彌補政府迂腐的政策。
最後一個刁難,來自法官,這是現代社會的錯誤觀念導致,連高高在上的法官,都不能例外。台灣以前的社會,一般家庭的收入不多,卻敢動輒生養眾多,很多貧苦的農家甚至生養十幾個孩子。而現代的家庭,即使月入十數萬,都只敢生養一個孩子,因為他們認為把一個孩子教育成人,需要花數百萬元,甚至千萬元。
因為這樣,如果有夫婦願意透過收養,來養育五六個孩子,甚至六七個孩子,而且自認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和時間來照顧孩子,都可能通不過法官的許可。這真是現代人的悲哀,以為養孩子一定要花很多錢,因為他們需要送孩子去安親班,去補習班,去才藝班,卻不知道孩子最需要的,是父母穩固的婚姻關係和父母對他的愛、管教與陪伴。
總而言之,對於這樣一群愛孩子、想要收養孩子的中產階級家庭,政府非但不鼓勵,反而制定更嚴苛的法令來刁難他們。收養機構中許多被生父母棄養的孩子,天天在那裡等候有人給他們一個溫暖的家。而渴望帶他們回家共享天倫的收養人,卻被阻擋在制度之外。這樣的政府決策,真叫人痛恨和心碎。

6 則留言:

  1. 看了真叫人難過..真希望政府機關能看到妳這篇文章...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樣做,寶寶超好帶2015/5/27 下午10:08

      市井小民沒有管道,不容易啊。或許有心之士,可以貢獻一點力量,眾志可以成城。

      刪除
  2. Hello, our family also adopted from THoGL 2 years ago, so glad that I stumbled onto your blog, its rare to find people in Taiwan who are passionate about adoption. I can read mandarin but typing is slow for me.

    回覆刪除
    回覆
    1. Great to hear from you Martin! Adoption is certainly something worth spreading the word about! But not everyone can handle it. We'll keep pushing though!

      刪除
    2. hi Aaron, thanks for writing back, looking forward to get to know your family through this blog.

      刪除
  3. 我是通過這冗長過程而收養到第一個孩子的收養媽媽~
    剛開始聽收養說明會的時候,我的確對於這樣冗長又被當成是問題人士般的檢視過程覺得很不舒服,然而我老公是司法人員,他向我說明過去有太多私下收養卻造成孩子終生遺憾的收養問題,若不是長期在法院接觸相關案件的人,是很難明瞭其中有太多人受難的後果而造成如今的法規,雖然有不近人情之處,也過於消極的手段,但是為了避免再有類似的孩子受到不良的對待,我覺得可以接受。(盼望有神的智慧讓我們能夠看見雙贏的解決方法)
    明年我們計畫收養第二個孩子,社工有特別說明,上過的課都可以不用再上,雖然一樣要家訪,單獨約談,審核程序,但是課程就無需重複再上囉!
    在我們班上曾經有遠親的孩子,日久生情於是決定收養,他們那時收養了,但是出養人不斷來所去金錢,最後他們忍痛把孩子再送回去,孩子受傷,他們其實也好難受,這樣的事件其實層出不窮很讓人難受。
    我們班的確也有最後沒收養到孩子的,似乎是在審查會的那時被駁回,因為他原生的兩個孩子還太小,然而就我所知,他們的資格仍在,等孩子大一點,就可以繼續申請,前面的流程也不再需要(上課和付過的費用等等),社工也有說明其實給出的費用是給機構的行政人事(講師)費用、場地(水電之類)、孩子給保母照顧的補助、諮商的相關資源的費用、生母醫療之類的~因為我覺得是給機構的,所以就覺得還好~分期也讓我們比較不會一次有太大的壓力。(第一次收取費用是在確定要開始進行收養流程(上課)之後)。
    最後,我想不同的收養機構也都有不同的見解,例如因為看了您的書,我第一個打電話去的是羅東神愛,我告知對方自己是基督徒,並且看了您的書,但他只是堅定的回:沒有給台灣人收養~~~我其實蠻難過的,雖然他們有他們的理由,但是因為看了他們有需要因此第一時間聯絡他們,這冷淡的回應有點讓人難受(就在我們收養不久他們才開放台灣人可以收養,因為政府認為台灣的孩子要先讓台灣人收養,因為法令關係他們才開放給台灣人收養),接下來兒童福利聯盟,他們的應對十分跟著法規走,讓我感覺不到人情味~也打退堂鼓~最後勵馨基金會是我們申請的單位,理解收養人其實有點手足無措無法確定的溫柔態度~讓我感覺安心~
    與您分享一些小小的現行法規下的收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