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7

搭高鐵成了我傷心的回憶


這禮拜三才南下探望父親回來,禮拜五下午三點半就接到妹的簡訊,叫我趕快回雲林,說父親拖不到兩天了。
六點半,我坐上高鐵,天色已暗。時速近三百公里的高鐵,在暗夜中一路呼嘯急駛,帶著歸心似箭的我,飛奔回童年的家,要去見父親最後一面。我心裡不斷喊著:「爸,你要等我啊。」也不斷向上帝喊著:「天父,求你給他一口氣,等我回去。」
列車的怒吼聲,聽在我耳中,彷彿在為我父親悲鳴。不到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感覺竟是那麼漫長。
簡訊的另一頭傳來:「爸爸差不多走了。」
這個月,我搭了四次高鐵往返台北和嘉義,節省了許多時間。但今天,我卻第一次感覺到,高鐵實在太慢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