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7

原來疼痛是如此必要



有一本翻譯的書,書名叫《疼痛》(智庫文化出版),英文書名叫Pain--The Gift Nobody Wants,直譯就是《疼痛──沒有人要的禮物》。書中講到一個極端的案例,有個小女孩天生沒有痛感,她在嬰兒時期,有一次咬掉自己的指尖,用自己的血在嬰兒床墊上作畫,玩血,笑得很高興。她的父母簡直嚇壞了,但是軟硬兼施都無法讓她不再咬手指。她如果踩到釘子,會自己拔出來,毫不以為意。扭到腳踝還是繼續用正常的腳步走路,以至於腳一扭再扭,無法痊癒。

這個故事很可怕,但也讓我們醒悟到,上帝給人疼痛的感覺,是對人有益,而不是有害。疼痛是個警訊,能叫人避開危險,可是沒有人喜歡疼痛。我自己就是一個極端怕痛的人,我對痛的忍受力很低。

最近我的牙齒開始經歷漫長的除汞齊(銀粉)過程,十顆牙齒分佈上下左右四區,需要分四次去除。除一區汞齊,要跑三趟:第一趟是除汞齊、打粗模(因為要做陶瓷崁體)、做臨時填補;第二趟是打細模;第三趟是裝崁體。

我第一次去除汞齊時(右上三顆),請醫生打了麻藥,所以除汞齊的過程沒有痛苦,只有感覺到些微的酸。除完汞齊後,卸下安全防護,移到另一個診間,開始鑽牙,要把蛀的部分清理乾淨。我有一顆牙齒在填補的銀粉底下,繼續往下蛀,可見當初補銀粉並沒有真正防堵了蛀牙。牙醫必須往下鑽,我好慶幸自己打了麻藥,不必忍受疼痛,只有輕微的酸。

鑽好後,先填補層,這一層可以防蛀,很重要。然後要打粗模。再來是做臨時的填補。臨時的填補不能咀嚼,我只能用左邊的牙齒吃東西。

第二次去,是除右下兩顆的汞齊。同樣的,除完後,要鑽牙清理蛀的部分,填層,打粗模,然後做臨時的填補。這次也打了麻藥,並不痛苦。

第三次,就是今天,是去打細模。打細模前,需要除掉臨時填補的部分,打完細模,再做一次臨時填補。因為我怕痛,還是決定打麻藥。結果這次上下兩區一起打麻藥,藥效很強,而且打細模較快,不到一個小時就做好了,所以結束後,麻性仍強,令我十分痛苦。我的右邊,從右眼皮、右臉頰、右唇到右舌,還有口腔內右半邊,都是麻的,無法自由使用肌肉,連喝水都有困難。

回家後,我等到麻藥施打兩個小時後才吃飯,但這時麻藥尚未完全消退。我小心翼翼的吃飯,但聽到右邊好像咬到什麼的聲音。遲鈍的我,咬了兩三次之後,才警覺到我應該是咬到自己的右臉頰了!我立刻請老公幫我看看,果然是咬到了,但因為麻性仍在,我根本感覺不到痛,只聽見咬到臉頰的聲音。這簡直太恐怖了!

我好恐慌,很怕麻藥消退後,咬到的部位會痛得厲害。我想到《疼痛》那本書中提到的小女孩,她沒有痛感做為警訊,一再傷害自己而不自覺。我也因為右邊口腔沒有痛感,咬了自己兩三口而不自覺。

原來,疼痛是必要的,就像苦難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一環,因為每一次遭遇苦難,只要願意倚靠上帝去度過,都會讓我們更堅強、更成熟。但願我能夠學會珍惜每一次苦難的淬練。

2 則留言:

  1. 淡淡的幸福2014/1/8 下午9:11

    我也有因為打麻藥..不小心咬到臉頰的經驗耶..真的很痛..
    是說..如果用神奇的椰子油漱口..或是含著讓傷口浸在椰子油裡..應該會比較快好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咬到的傷口,大約兩三天就會好,但是打麻藥部位的肌肉,竟然一個多月才恢復正常。牙醫說沒看過有人像我這樣敏感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