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5

教導孩子順服父母(二)

第二篇:Infant Maniwhatso?原文在此

中文翻譯:

啥米嬰兒宣言?回應「嬰兒宣言」一文(Infant Maniwhatso?
  我的年紀太小,還不識字,可是我聽到爸媽在讀那篇叫「嬰兒宣言」的文章。我想回應一下這篇文章,可是我還不會寫字,所以口述給我三歲的姐姐,請她在我們家的新電腦上打出來。要不是電腦上有文法和拼字檢查的功能,我想她一定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

  反正我想說的是,我不同意那個小朋友的做法,他在慫恿我們小孩子盡情放縱自己。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知道他有一句話講得沒錯,他說我們小孩子凡事都想照自己的意思去做,想對爸媽發號施令,讓爸媽成為助長我們滿足自我的幫兇。我跟別的小朋友一樣,天生就想要發號施令,不願意被別人管,但我也從經驗中知道,這樣做並非上策。

  我對神學了解得不多,但我知道,我們小孩子一生下來就不太對勁。我不知道是我們裡面出了狀況,還是少了什麼,或是這個世界出了狀況,還是我們的爸媽出了狀況,反正我知道有件事不對勁。我們的創造主當然不希望我們一生下來就誤入歧途,但我們偏偏就要走上歧途。

  我從出生第一天就開始說謊,現在想來實在汗顏。其實我那時只是希望被抱緊一點而已,但我卻讓可憐的媽媽以為我不舒服或太冷。我很快就發現,我可以假裝肚子餓,她卻信以為真。等我六個月大時...現在講這段過去實在叫我心痛,等我六個月大時,我開始對這個給我生命的媽媽發脾氣,只要她沒有立刻滿足我的欲望,我就會大發脾氣。剛開始我只是小聲啼哭而已,但情況越演越烈,最後我竟然氣得拳打腳踢,怒不可遏。有時我會大聲哭叫,哭到臉色發青。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爸媽臉上的表情實在可憐,但我根本就顧不了別人的感受,我只顧著自己的感受,後來就變成想要什麼非馬上要到不可。

  我一點都不怪爸媽,我知道我當初嚇到他們了,不是用我的力氣,而是用我的軟弱。他們覺得無助,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趁機得到進一步的掌控權。診所裡放的那些雜誌,有助於我一步步追求自主權,那些「專業人士」其實骨子裡都是一些叛逆的小孩,這我很清楚,我跟爸媽去參加輔導時就見到了幾個這樣的人。他們講話都會用一些艱深的詞彙,還會替每一種愚蠢的行為命名,其實他們都是自私的大孩子,想為自己的放縱找到合理的藉口。我們這種叛逆的模式被他們一解釋,好像就變成童年階段的正常現象。

  我是冒著風險來分享這些事,現在已經來不及把我墮掉了,至少我覺得已經來不及。他們不可能墮掉兩歲的小孩吧?反正目前還沒有人這麼做,不過如果他們發現我把這些事講出來,可能會決定灌我吃一些藥,把我的腦筋變成漿糊。我想我只是很怕外面還有很多超級自由派的人士會來抓我。我四歲的老哥剛剛提醒我,說我離題了,但是對兩歲的小孩和三歲的秘書畢竟不能要求太高吧?

  我剛剛說到,我不同意那個傢伙想慫恿所有的小孩起來對抗權威。在你重蹈我的覆轍之前,你需要聽聽我的經驗談。三個月前我過兩歲生日,那天我拆禮物時,討厭的表哥也在場。我拆開第三個洋娃娃後,就把它丟在一邊,因為這個洋娃娃沒有前面兩個洋娃娃漂亮。這時表哥把洋娃娃拿起來,我立刻尖叫說:「你不能拿,這是我的!」但他不放手,我就更用力地拉扯,更大聲地尖叫。我咬牙切齒,向他咆哮。我不斷尖叫說:「這是我的,還給我!」這時大人趕快過來把我們架開。媽媽說我應該要分享,要友善,但這些話我聽不懂,我只知道這些大人好像都覺得我很壞。我把所有的玩具抱得緊緊的,誰都不准偷拿我這些漂亮的玩具。

  接下來要切蛋糕了,媽媽不讓我切,我就把手用力打在蛋糕上的糖花,結果黏黏的糖霜濺得到處都是。大家好像不太高興,但我已經生氣了,才不在乎他們怎麼想。媽媽說她很失望,但她還是溫柔地問我(我看得出來她很生氣):「你要不要跟大家說對不起?」我大叫:「不要,那本來就是我的蛋糕!」然後我就跑出房間。奶奶幫我跟媽媽打圓場,她說我還不懂這些,又說我只是不高興而已。她還跟媽媽說,那天是我的生日,我應該可以切蛋糕才對。媽媽覺得很尷尬,但我不在乎,反正我贏了。

  後來我們吃蛋糕的時候,我仍然緊緊看守著禮物,這時我看見有個媽媽在跟我媽媽說話,表情很嚴肅。她們兩個看我的表情,好像要用什麼大陰謀對付我一樣,接著媽媽就點頭表示同意。這個女士打開皮包,拿出一本小書給媽媽。我看見她的皮包裡還有很多本,她一定是什麼傳教士或推銷員的。那本書看起來不怎麼起眼,媽媽卻感激萬分地向她道謝,而且我斷斷續續聽到媽媽說:「我們什麼都試過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已經束手無策...什麼都願意試試看...好,我會讀。」那天是個轉捩點,從此我們的生活不再一樣。

  過去這兩年來,我過得很不快樂,我把爸爸媽媽當作敵人,其實是我一個人在跟全世界過不去,覺得每個人都不讓我快樂,不讓我享受徹底的放縱。我一直覺得不滿足,一天到晚不高興。我和媽媽的感情越來越疏遠,我根本不想要這樣,我真的很需要她的愛,但我似乎就是無法克制自己,沒辦法給自己訂界線,強迫自己節制。不管我多努力,就是沒辦法為別人著想,我只在乎自己。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糟糕,好像我很壞一樣,可是每次我跟別的小朋友一起待在育嬰室裡,就知道不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

  媽媽開始看那本書了,而且看得很專心,有時她會笑出聲來,有時會哭,但她常常注視著我,那個表情讓我覺得她心裡好像下了一個很嚴肅的決定。當旁邊沒有人時,她常會低頭跟一個人說話,她叫那個人耶穌,可是我從來沒看過他,媽媽也不是打電話給他。我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在電視上也沒看過這種事。

  媽媽看完那本書後,就拿給爸爸看,我又聽到他們晚上在臥房裡看這本書。他們一直在談這本書,我聽到爸爸說:「好吧,我們來試試看。」一切改變就從第二天開始。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後,仍然跟往常一樣鬧彆扭,而且對早餐很不滿意。媽媽準備了燕麥粥,我把碗推開,想吃我喜歡的甜麥片。我們展開了一場小小的拔河比賽,媽媽說:「不行」,我就開始哭鬧示威。我不見得每次都會贏,但我知道至少可以讓媽媽在燕麥粥裡給我加點糖,就像那個傢伙在那篇文章中說的,重點不在食物本身,而是一早起來就要建立起自主權。如果你贏了早上第一場戰爭,那天就等於贏了。

  但是那天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整個情況的發展跟平常完全不一樣。媽媽本來應該臉紅脖子粗,開始罵人,但她卻只是面帶笑容地說:「你只能吃桌上的東西,如果不吃就算了。」我知道這只是第一回合,如果我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她就會心軟的。但我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她就把我抱下嬰兒餐椅,開始收拾飯桌。我站在那裡,大聲哭叫,突然我的腿上感到一陣刺痛。我本來以為她還沒有氣到要打我的地步,她通常會等到完全失去耐性,才會氣得打我,可是這次她打我時,臉上似乎還帶著笑容。她命令我說:「不要哭了,去換衣服。」我再次放聲大哭,「啪」,她又打了我一下。這下我可要向她宣戰了!我不能讓她得逞,難道她不知道我有「控制慾失調症」嗎?我漲紅著臉,吃盡吃奶的力量尖叫大哭,這樣做通常會讓媽媽妥協,但這次她一句警告也沒說就「啪!啪!啪!」又打了我。我太震驚了,膽怯的媽媽本來被我玩弄於股掌之間,今天竟然突然狠下心來。我反擊了幾次都徒勞無功,還一再吃棍子,最後我終於跳起來,跑去換衣服。我第一次發現,媽媽原來這麼高!

  我換好衣服回來後,要求吃東西,媽媽說,再過兩個小時,我可以吃不加糖的燕麥粥。我真希望可以告訴你,那天我立刻學到教訓,兩個小時後乖乖把燕麥粥吃掉,可惜事實不然,那天的午飯和晚飯,我又重蹈覆轍。三天後,我才明白媽媽已經取代我,成了一家之主。她給我什麼,我就得吃什麼,要不然就得餓肚子。這完全不是我過去兩年來所「調教」出來的媽媽,不管我怎麼做,她都不會生氣,而且她好像已經吃了秤砣鐵了心,一次都不能讓我贏。不管是什麼事,她都沈著冷靜,說到做到。她沒有再讓我控制她,她真的很厲害!
  現在大勢已去,只要我一哭鬧,我所有的樂趣都會被剝奪。我學會了一件事,你可能會覺得難以相信,但我發現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操縱媽媽,就是給她一個甜甜的微笑,然後有禮貌地說出你要什麼。只有這個方法有效,其他的方法就像投幣到故障的自動販賣機一樣,什麼也拿不到。

  我一向很習慣媽媽同一句話要講好幾遍,但現在情況已經改變,當她要求我做什麼時,只會講一遍。我的聽力進步了,甚至當她講得很小聲時,我都可以立刻聽得很清楚。這種事開不得玩笑,沒聽到可就慘了,現在已經不再民主,她不再跟我分享權力,我必須完全聽她的才行。

  不過我馬上就注意到一個現象,媽媽變得很喜歡讀故事書給我聽,並且常常面帶笑容地看著我。這我覺得很棒,也很喜歡。媽媽也常用喜悅的眼神看著我,好像很喜歡我的樣子。我原本已經有一年沒看到她露出美麗的笑容了,我以前好喜歡看她笑,因為她的笑容讓我覺得很舒服。從前我跟媽媽是敵人,但現在已經化敵為友了。媽媽好像很喜歡我聽話的時候,我當然不是靠自己的力量才變得聽話,是她讓我別無選擇,非聽話不可。不過可以跟媽媽親近,那種感覺真好。現在她常抱我坐在她腿上,兩人相親相愛,就像我才兩個月大時那樣。這種感覺實在很棒。

  不過我發現自己在軟弱的時候,還是會想發號施令。這一定是跟那個神學觀有關,雖然我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等我搞清楚之後,我會告訴你。照目前的情勢看來,不管我想要什麼,爸爸媽媽似乎都不會給我機會放縱慾望,我聽到他們兩個談到自我約束。從被打屁股到看見媽媽的笑容,我已經學會自我約束了。對了,你有沒有試過在燕麥粥裡加水果乾?超好吃的。

3 則留言:

  1. 謝謝妳和我們分享如此生動嬰孩宣言,幫孩子建立
    規律生活及健康飲時是我們作父母最重要的責任。
    這樣的想法一直在在你的部落格得到支持力量。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的鼓勵和肯定!:-)

      刪除
  2. 這篇讀了後...我一直覺得好窩心呀...我的孩子在生活規範和健康飲時上很有規範.我發現我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很棒的母親了...不應該再要求自己做得超出體力賽跑了...謝謝妳.這篇我好愛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