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9

二度目睹熱痙攣仍飽受驚嚇


今年過年前,我們全家大病一場(只有爸爸沒事),過了一個悽慘無比的年,其實應該說,根本就沒過到年。
先是老大發高燒、咳嗽,一週後,換我得到流感,老二、老三和老四也同時淪陷。我的流感後來併發細菌感染,十分嚴重,需要服用抗生素。老三剛開始發燒到三十八度以上,時燒時退,一週後退燒,只是仍流著鼻涕。鼻涕這樣滴滴答答一週後,有一天他睡完午覺起來,體溫超過三十八度。因為我的流感有併發細菌感染,所以看見老三再度發燒,我認為很可能是細菌感染,就決定隔天帶他去婦幼醫院急診(當時正值春節期間休診)。這當中我們並未給他退燒藥,只讓他一直喝水和休息,體溫有時會降到三十七度多。
第二天中午吃完飯,兩點多爸爸騎腳踏車載老三前往婦幼醫院的路上,突然發覺坐在後座的老三把頭靠在他背上,他停車一看,孩子竟然再度發生熱痙攣!雖然這是第二次,而且我們對熱痙攣已有不少了解,但那一刻的驚嚇仍不下於第一次。
爸爸立刻把腳踏車停在路邊,顧不得上鎖,攔了計程車就衝往醫院。到了醫院的急診室,醫生除了給退燒藥,當然還要抽血檢查。還好驗血結果還不到需要住院的指數,所以退燒後就可以回家。
回家後的處理原則是,只要燒到三十八度以上,就給他喝退燒藥降溫,這是因為他有熱痙攣的體質,所以不能讓他維持高燒,除此之外,還服用抗生素(因為有細菌感染)。
兩天後,孩子的燒完全退了。到醫院回診看驗血報告,細菌並未侵入血液,只需再服抗生素一天即可。
再隔天,孩子就完全好了,奇怪的是,流鼻水從熱痙攣之後就停了。
我們家其他三個孩子對發燒的忍受度很高,發燒的時候,如果活動力正常,都是靠多喝水來降溫,不常使用退燒藥。也因為這樣,老三的熱痙攣才會格外顯得怵目驚心,真是把我們嚇壞了。原來不同的體質,需要不同的照護和處理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